\
凈如法師,俗姓李,名子揚,出家后法名凈如,號豁諦,又號乘來。他是山西省應城縣寨子村人,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五年)出生。凈如法師家世務農,祖父清升公,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樂善好施,是他們家鄉寺院的護法居士。每年農田耕作所入,半數以上布施到寺廟中。凈如法師的父親李景城也信佛教,凈如法師兄弟四人,受家庭的影響,都從小拜佛,其中以凈如最為虔誠。他幼年常隨祖父到寺廟中,使他對出家生活十分向往。幼年在村子里的私塾讀書,由啟蒙的《三字經》、《百家姓》,讀到《論語》、《孟子》。年長之后,隨同父兄下田耕作,但心中時有出家之想。
1928年,凈如法師二十三歲,因緣成熟,他到上海法藏寺,禮機緣老和尚為師,剃度出家。翌年,到南京句容寶華山受具足戒。繼而到寧波四明觀宗寺,入弘化學社,學習天臺教觀。在學社中,與由新加坡回國的慧僧法師同學,二人意氣相投,互相切磋,使凈如法師在學識上很有進步。
在觀宗寺學習兩年,1931年,他到福州鼓山涌泉寺,參謁虛云老和尚。時慈舟法師應虛云老和尚之請,在涌泉寺開辦法界學院,開學時,凈如法師也蒙老和尚允準,入法界學院受學,和圓拙、夢參、仁化及后來在臺灣基隆創建十方大覺禪寺的靈源都是同學。慈舟法師在學院中講《楞嚴經》,凈如學習用功,于《楞嚴經》深有心得,當時有“凈楞嚴”之雅稱。
在法界學院三年畢業,于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行腳到陜西參訪。在西安朝禮盛唐時代名剎,到大興善寺掛單。先是,民國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虛法師受朱子橋、唐寄遙兩大居士之請,到西安弘法,并在大興善寺設立一所佛學院,此時虛法師已經回到北方,而佛學院仍在上課。凈如向當家師父請準隨班聽課,如是又學習了一年多。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他由陜西渡黃河入山西,北上朝禮五臺山。在五臺山他掛單于廣濟茅篷(又名碧山寺),并擔任執事。這時廣濟茅篷住持是曾入藏求法的能海法師,茅篷第三代的前任方丈廣慧老和尚經理外緣。能海法師領眾薰修戒定,禪堂坐禪修觀,念誦堂分觀誦與講誦,講經時二堂合聽。凈如隨眾聽講,獲益匪淺。他在茅篷初任維那,繼任知客,后來與壽冶、本煥、法度諸法師,由廣濟茅篷第三代方丈廣慧老和尚傳法,收為廣濟茅篷第四代法子。
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能海法師在太原講經,七月間“蘆溝橋事變”,抗戰爆發,后來能海法師帶了一批弟子回四川去,民國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年)由壽冶法師繼任廣濟茅篷住持,凈師也到北臺頂任監院。到民國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壽冶法師辭卸廣濟茅篷住持,南下回上海,廣濟茅篷住持由凈師接任。他在茅篷中先后為大眾講《金剛經》、《法華經》、《楞嚴經》等大乘經典。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臺山偏遠之地,一時之間尚未受到影響,他仍住持茅篷,講經說法如故。
一九五二年春,能海法師以年前在北京參加政治協商會議后,到五臺山廣濟茅篷安居,在茅篷講“基本三學”。能海時年已六十七歲高齡,凈如對他的生活十分盡心照應。是年秋天,能海赴上海金剛道場講經。一九五四年春,能海法師回到茅篷,為大殿毗盧遮那佛裝藏,上海金剛道場也有二十多位居士朝禮五臺山,到茅篷參加裝藏寫經。凈如見能海師古稀之年,為茅篷盡力建設,也動了出外募化之念。一九五五年,他南下江西,先到云居山探候虛云老和尚,后來到廣東沿海各地行腳募化。所到之處,頗為各地信徒所敬重。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他以北方和尚在廣東行腳,有違當地規定,為地方干部把他驅逐出境,解回原籍。凈如已出家近四十年,父母故世后,他多年不曾與兄弟聯絡,此時唯有再回到五臺山廣濟茅篷。此時五臺山正被紅衛兵鬧得天翻地覆,他回到山上,正趕上被斗爭。關于凈如被斗爭的情形如何,不得而知。但在一九八五年出版的《能海大師傳》中,記載能海法師及五臺山僧侶被斗爭的實況,其中可能就包括凈如在內。茲摘錄數段,以見僧侶被斗的一斑∶
一九六六年夏,十年動亂開始,寺廟首當其沖。紅衛兵到了五臺山,首先綁架了一個和尚游街,至善財洞師(師指能海,他此時住此)住處,喧嚷一陣而去。數日后,于顯通寺開會斗爭深德上座,用板車推師(能海)出席,令師對文革表態,由是師與侍者同被禁于一室。其間茅篷(廣濟茅篷)及清涼橋(位于清涼橋的吉祥律院,這是能海法師住持的道場),慈海、圓徹、照通、智敏寺等十余人被揪出,共關于一室。二月后,清涼橋全部僧人被遷至山下,令五六位僧人回橋,嚴刑酷打,搞逼供訊,橋上全部圣像被毀,九月十日,廣濟茅篷僧人亦被查抄,經像被毀,是年底紅衛兵宣布解散全山寺廟,遣返全部僧人,各回原籍。
凈如回到山西應城縣原籍,參加勞動,想必日子不會好過,但他終于熬了過來。直到一九八○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他又重回五臺山。能海法師早于一九六六年年底,在斗爭最激烈那段時間內示寂了。凈如重新擔任廣濟茅篷住持,并擔任山西省政協委員,后來又被選為五臺山佛教協會名譽會長。但凈如此時已年逾八十,在十年浩劫期間受了內傷,健康大受影響,這些空頭銜對他又有何補?一九八五年,他傳法于弟子靈空,退居靜養。未幾他到包頭,駐錫華嚴精舍,于養病之外,念佛修持,日誦《華嚴經》。一九八六年初,他到精舍之時嘗語弟子曰∶“我八十六歲就要走。”弟子們不明白他這話的意思。到了一九九一年,正是他進入八十六歲之年,剛過了舊歷春節,正月十七日下午,在身無病苦的情形下,安詳逝世。世壽八十六歲,僧臘六十三年。七日荼毗,得五色舍利子大小逾千粒,于此可見他一生修持。
此稿撰寫于一九九三年,系參照手頭所有之資料,加以組織整理而成。撰稿時我有一個疑問,何以凈如老和尚以八十高齡垂老之年,離開他相守多年的五臺山,遠赴包頭?以手頭沒有資料,不敢妄加猜想。一九九五年,我以撰寫《美加華人社會佛教發展史》一書,到美國、加拿大訪問寺院社團,搜集資料。七月間住在紐約肯特鎮的莊嚴寺,無意中遇到一位由中國大陸赴美的靈光法師,相談之下,他是凈如老和尚的剃度弟子。我忙問他∶老和尚何以在垂老之年離開五臺山,遠赴包頭?他告訴我的情況是∶“一九八七年前后,茅篷常住中有一位“政治和尚”,串通地方干部,要控制廣濟茅篷。老和尚受逼,就宣告退居,遠赴包頭。我(靈光)也隨老和尚同去。我們是一九八八年下山到包頭的,老和尚在包頭華嚴精舍住了三年多,一九九一年往生,我在當地設法為老和尚火化,燒出大小舍利五千多粒。”靈光法師是山西左云縣人,一九二九年出生,一九五○年高師畢業,留校在圖書館工作。翌年,考入綏遠師范學院(后來改為內蒙古大學)地理系,先后在第六中學、第十七中學任教師及教務主任。一九八○年,依凈如老和尚剃度出家,一九八七年曾到西德、奧地利訪問月余。凈如老和尚圓寂后,他曾到北京中國佛學院任教。一九九四年,應美國加州萬佛城宣化法師之聘來美,宣化法師希望他把萬佛城的佛教大學辦起來,以因緣未具,他又回國了。一九九五年應美國佛教會之聘,駐錫美佛會的莊嚴寺。

2014 五臺山佛教協會

晉ICP備14005504號

© 2014-2016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admin@wtsfjxh.org

手机老虎机菠菜 淳化县| 定西市| 中宁县| 玛纳斯县| 盐亭县| 二手房| 浪卡子县| 新郑市| 耒阳市| 内丘县| 泾阳县| 崇阳县| 佛坪县| 垫江县| 浦县| 深圳市| 页游| 平塘县| 牡丹江市| 建瓯市| 峨边| 南丹县| 霸州市| 辽阳市| 德昌县| 彭州市| 怀柔区| 永靖县| 九龙城区| 札达县| 大城县| 邵阳县| 若尔盖县| 新丰县| 扶余县| 永平县| 仙游县| 滦南县| 五大连池市| 汤原县| 安多县| 涟水县| 东安县| 黔西| 二连浩特市| 新津县| 通海县| 炉霍县| 读书| 治多县| 新民市| 志丹县| 科技| 宁蒗| 大名县| 始兴县| 自贡市| 冕宁县| 扶绥县| 乌拉特中旗| 涪陵区| 海淀区| 泰州市| 上林县| 英德市| 天峨县| 卢湾区| 宜城市| 思茅市| 吉木萨尔县| 乃东县| 全州县| 确山县| 古田县| 嘉禾县| 兰坪| 台前县| 治县。| 大丰市| 仁化县| 东城区| 滨州市| 东阿县| 河间市| 新和县| 柳林县| 朝阳县| 陕西省| 邵东县| 东乡| 南平市| 沙田区| 马边| 通道| 密云县| 桐柏县| 富蕴县| 中卫市| 高州市| 策勒县| 民勤县| 内江市| 通化市| 玉林市| 昌黎县| 呈贡县| 巴彦淖尔市| 应城市| 汝南县| 雅安市| 崇信县| 山丹县| 宁都县| 永丰县| 武冈市| 喀什市| 阿巴嘎旗| 朝阳市| 仁怀市| 阿城市| 正宁县| 古丈县| 陆丰市| 汝城县| 锦州市| 阿拉善盟| 府谷县| 寻甸| 孟州市| 渑池县| 武宁县| 裕民县| 文安县| 九台市| 遂平县| 肇东市| 周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