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山大師(1546年11月5日-1623年1月15日),法名德清,字澄印,明代“四大高僧”之一,俗姓蔡,全椒(安徽)人。
明中葉,自明宣宗至明穆宗共一百多年,佛教各個宗派都衰微不振,自明神宗萬歷時期,佛教中名僧輩出,形成了佛教在中國重新復興的繁榮景象,憨山,云棲(即袾宏),紫柏(即真可),蕅益(即智旭)四高僧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憨山十九歲出家,到棲霞山學習禪法,后又學凈土宗的念佛法門。此后,憨山云游各地,名聲也越來越大,萬歷元年(1573),他來到五臺山,因喜愛五臺山的憨山神奇秀麗,便以此為號。明萬歷十四年,明神宗把《大藏經》十五部送給天下名山寺廟,太后將其中一部送給正在東海牢山(青島嶗山)的憨山,朝廷在牢山建立海印寺,特請憨山主持。萬歷二十三年,憨山因“私修”廟宇獲罪,被充軍到廣東雷州,他在廣東繼續弘揚禪宗,并到六祖慧能的曹溪寶林寺說法,主張禪宗與華嚴宗融合,佛,道,儒三教合一,為當時人們所贊同。憨山在粵五年,竟名滿大江南北。
隨后,憨山獲準回牢山海印寺,著有《法華經通義》、《莊子內篇注》等十余種,涉及佛、道、儒三教,其門徒還匯篇了《憨山夢游集》五十五卷、《憨山語錄》二十卷。憨山于天啟三年(1623)圓寂,享年七十八歲。
憨山大師年譜:嘉靖二十五年丙午(1546年),予姓蔡氏。父彥高。母洪氏。生平愛奉觀音大士。初夢大士攜童子入門。母接而抱之。遂有娠。及誕。白衣重胞。是年十月己亥。十二日丙申(11月5日)。己丑時生也。
二十六年丁未,予周歲。風疾作。幾死。母禱大士。遂許舍出家。寄名于邑之長壽寺。遂乳名和尚。
二十七年戊申,予三歲常獨坐。不喜與兒戲。祖父常謂曰。此兒如木椿。
二十八年己酉
二十九年庚戌
三十年辛亥
三十一年壬子 
予年七歲。叔父鍾愛之。父母送予入社學。一日叔父死。停于床。予歸。母紿之曰。汝叔睡。可呼起。乃呼數聲。嬸母感痛。乃哭曰。天耶。那里去也。予愕然疑之。問母曰。叔身在此。又往何處耶。母曰汝叔死矣。予曰。死向甚么處去。遂切疑之。未幾。次嬸母舉一子。母往視。予隨之。見嬰兒如許大。乃問母曰。此兒從何得入嬸母腹中耶。母拍一掌云。癡子。你從何入你娘腹中耶。又切疑之。由是死去生來之疑。不能解于懷矣。
三十二年癸丑,予八歲讀書。寄食于隔村之親家。母誡不許回。但經月。歸一次。一日囘。戀母不肯去。母怒鞭之。趕于河邊。不肯登舟。母怒。提頂髻拋于河中。不顧而回。于時祖母見之。急呼救起。送至家。母曰。此不才兒。不渰殺留之何為。又打逐。略無留念。予是時。私謂母心狠。自是不思家。母常隔河流淚。祖母罵之。母曰。固當絕其愛。乃能讀書耳。
三十三年甲寅,予九歲。讀書于寺中。聞僧念觀音經。能救世間苦。心大喜。因問僧求其本。潛讀之。即能誦。母奉觀音大士。每燒香禮拜。予必隨之。一日謂母曰。觀音菩薩。有經一卷。母曰。不知也。予即為母誦一過。母大喜曰。汝何從得此耶。誦經聲亦似老和尚。
三十四年乙卯,予十歲。母督課甚嚴。苦之。因問母曰。讀書何為。母曰做官。予曰。做何等官。母曰。從小做起。有能可至宰相。予曰。做了宰相卻不何如。母曰。罷。予曰。可惜一生辛苦。到頭罷了。做他何用。我想只該做箇不罷的。母曰。似你不才子。只可做個掛搭僧耳。予曰。何為掛搭僧。有甚好處。母曰。僧是佛弟子。行徧天下。自由自在。隨處有供。予曰。做這箇恰好。母曰。只恐汝無此福耳。予曰。何以要福。母曰。世上做狀元常有。出家做佛祖。豈常有耶。予曰。我有此福。恐汝不能舍耳。母曰。汝若有此福。我即能舍。私識之。
三十五年丙辰,予十一歲。偶見行腳僧數人。肩擔瓢笠而來。予問母此何人耶。母曰。掛搭僧也。予私喜。視之。僧至。放擔倚樹。乃問訊化齋。母曰請坐。急烹茶。具齋飯。其恭敬。食罷。眾僧起。即荷擔。只手一舉。母急避之。曰。勿謝。僧徑去。予曰。僧何無禮。飯齋不謝。母曰。謝則無福矣。予私曰。是僧之所以高也。切念之。遂發出家之志。苦無方便路耳。
三十六年丁巳,予年十二。讀書通文義。鄉族咸重之。居常不樂俗。父為定親。立止之。一日。聞京僧言。報恩西林大和尚有大德。予心即欲往從之。白父。父不聽。白母。母曰。養子從其志。苐聽其成就耳。乃送之。是歲。十月至寺。太師翁。一見喜曰。此兒骨氣不凡。若為一俗僧。可惜也。我苐延師教讀書。看其成就何如。無極大師。初開講于寺之三藏殿。祖翁攜往謁。適趙大洲在。一見喜曰。此兒當為人天師也。乃撫之問曰。汝愛做官。要作佛。予應聲曰要作佛。趙公曰。此兒不可輕視。當善教之。及聽講。雖不知言何事。然心憤憤。若有知而不能達者。時雪浪恩兄。長予一歲。先一年。依大師出家。見予相視而嘻。時人以為同胞云。江南開講佛法。自無極大師始。少年入佛法者。自雪浪始。
三十七年戊午,予十三歲。初太師祖擇諸孫有學行者。俊公。為予師。先授法華經。四月成誦。
三十八年己未,予年十四。流通諸經。皆能誦。太師翁曰。此兒可教。不可誤之也。遂延師能文者教之。

憨山大師費閑歌
講道容易體道難,雜念不除總是閑
世事塵勞常掛礙,深山靜坐也徒然
出家容易守戒難,信愿全無總是閑
凈戒不持空費力,縱然落發也徒然
修行容易遇師難,不遇明師總是閑
自作聰明空費力,盲修瞎煉也徒然
染塵容易出塵難,不斷塵勞總是閑
情性攀緣空費力,不成道果也徒然
聽聞容易實心難,侮慢師尊總是閑
自大貢高空費力,聰明蓋世也徒然
學道容易悟道難,不下功夫總是閑
能信不行空費力,空空論說也徒然
閉關容易守關難,不肯修行總是閑
身在關中心在外,千年不出也徒然
念佛容易信心難,心口不一總是閑
口念彌陀心散亂,喉嚨喊破也徒然
拜佛容易敬心難,意不虔誠總是閑
五體虛懸空費力,骷髏嗑破也徒然
誦經容易解經難,口誦不解總是閑
能解不依空費力,日誦萬卷也徒然
 
明朝憨山大師《醒世歌》
紅塵白浪兩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
到處隨緣延歲月,終身安分度時光。
休將自己心田昧,莫把他人過失揚。
謹慎應酬無懊惱,耐煩作事好商量。
從來硬弩弦先斷,每見剛刀口易傷。
惹禍只因搬口舌,招愆多為狠心腸。
是非不必爭人我,彼此何須論短長。
世事由來多缺陷,幻軀焉得免無常。
吃些虧處原無礙,退讓三分也不妨。
春日才看楊柳綠,秋風又見菊花黃。
榮華終是三更夢,富貴還同九月霜。
老病死生誰替得,酸甜苦辣自承當。
人從巧計夸伶俐,天自從容定主張。
諂曲貪瞋墮地獄,公平正直即天堂。
麝因香重身先死,蠶為絲多命早亡。
一劑養神平胃散,兩鐘和氣二陳湯。
生前枉費心千萬,死后空持手一雙。
悲歡離合朝朝鬧,富貴窮通日日忙。
休得爭強與斗勝,百年渾是戲文場。
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

2014 五臺山佛教協會

晉ICP備14005504號

© 2014-2016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admin@wtsfjxh.org

手机老虎机菠菜 谢通门县| 新闻| 南涧| 宜宾市| 安阳市| 阿城市| 台东市| 红安县| 平陆县| 新蔡县| 禹城市| 宿州市| 太仓市| 麦盖提县| 陕西省| 水富县| 龙泉市| 连云港市| 大洼县| 丽江市| 新乡市| 二手房| 防城港市| 海安县| 曲水县| 桂东县| 凌海市| 腾冲县| 汶川县| 勐海县| 阿巴嘎旗| 沾化县| 调兵山市| 永州市| 兴和县| 和田市| 乐昌市| 江北区| 闻喜县| 尼玛县| 城市| 新乐市| 宁陵县| 尼木县| 安义县| 铁岭县| 兴文县| 东兰县| 阳信县| 曲阜市| 随州市| 木兰县| 辽中县| 姚安县| 正安县| 天柱县| 叶城县| 甘南县| 淅川县| 石嘴山市| 穆棱市| 八宿县| 彭山县| 尼玛县| 广宁县| 房山区| 海阳市| 彰化县| 山东| 龙岩市| 平武县| 汝城县| 贵阳市| 崇信县| 山丹县| 桑日县| 武冈市| 建阳市| 岢岚县| 沿河| 云南省| 邯郸市| 潢川县| 汉阴县| 江城| 孙吴县| 阿鲁科尔沁旗| 和顺县| 新安县| 资阳市| 资阳市| 五莲县| 武乡县| 墨竹工卡县| 孙吴县| 金沙县| 余江县| 霸州市| 余干县| 昭觉县| 奉新县| SHOW| 新田县| 武强县| 武穴市| 桐梓县| 黄陵县| 武胜县| 乌什县| 武鸣县| 梓潼县| 子长县| 龙南县| 松潘县| 印江| 姜堰市| 双鸭山市| 邻水| 交口县| 若羌县| 彩票| 武宣县| 阳西县| 温州市| 宁远县| 贡山| 沁源县| 深水埗区| 大方县| 汾西县| 清丰县| 咸阳市| 易门县| 日喀则市| 襄樊市| 安龙县| 恩平市|